Tocqueville

亞歷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1805年7月29日-1859年4月16日)是法國的政治思想家和歷史學家。

他最知名的著作是《论美国的民主》(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1835)以及《舊制度與大革命》(L’Ancien Régime et la Révolution,1856),在這兩本書裡他探討了西方社會中民主、平等、與自由之間的關係,並檢視平等觀念的崛起在個人與社會之間產生的摩擦。在《民主在美國》一書裡,托克維爾以他遊歷美國的經驗,從古典自由主義的思想傳統出發,探索美國的民主制度及其根源,這本書成為社會學的早期重要著作之一。

托克維爾認為民主可以適當的平衡自由與平等兩者,在照顧個人的同時也顧及社會的發展。托克維爾認為過度的社會平等會導致人與人之間的孤立,造成更多的政府干預、以及自由遭到侵蝕。托克維爾也批評了個人主義,他認為人與人之間根基於相同目標的團結合作,能將美國建立為一個更理想的國家,也能因此而建立起一個公民社会,從而避免過度依賴政府的干預。

從柏拉圖的《理想国》和《法律篇》開始,許許多多思想家的一貫主張是:為了避免邪惡和貪婪,私人財產必須被廢除;只有當財產的力量被完全消除後,知識份子精英的「哲學家國王」才能浮現,並對社會進行統治。只有當美德成為唯一的權力基礎時,人類社會才能達成理想的目標。而早期的現代思想家從托马斯·莫尔開始,也採取了柏拉圖對於私人財產的批判姿態。柏拉圖和莫尔都認為財產的平衡和權力的平衡是一致的,如果財產的持有出現不平等,那麼那些擁有財產的人必然也會掌握權力。而18世紀的孟德斯鳩也認同這種觀點,認為只有當財產被平均分配時,真正的美德才能浮現並領導政治。這些思想家都主張社會的平等是一個共和國的必要條件,因為這樣才能保證統治者是最傑出而最優秀的。

托克維爾最初也認同財產平衡等於權力平衡這種觀點,但在《民主在美國》一書裡,托克維爾考察美國所得出的結論卻徹底脫離了這些思想家,成為驚人的轉變。托克維爾起初試著探索為何美國能夠發展的如此繁榮,他見證到了美國社會與老舊的歐洲世界有著顯著的差異,與歐洲相反的是,美國社會將賺取金錢視為是一種最主要的道德,結果使美國的一般百姓得以享受人類史上空前的自尊和自由。在美國社會裡,幾乎所有人都抱持勤勞工作和超越他人的理想,一般百姓從不服從精英的權威,同時激進的個人主義與市場資本主義發展至了前所未見的地步。

托克維爾主張,在這樣快速民主化的社會裡,人們往往沒有什麼特別「傑出」的道德觀念,而是會希望透過勤勞工作來累積龐大的財富。在托克維爾看來,美國在這種獨特的民族特質上跳脫了傳統的歐洲。在歐洲,沒有人對賺錢有太大的興趣,最底層的社會階級對於賺取足以溫飽以外的財富並不抱希望,而上層階級則認為賺錢是粗魯的、下流的、而且與他們的貴族身分不相搭配的。托克維爾所指出的這些在文化上的差異也被後來許多思想家和學者所採納,解釋了為何歐洲在19世紀會出現一群穿著豪華服裝、卻走上街頭企圖利用勞工發起階級戰爭和革命的菁英階級;然而在美國,當勞工看到穿著豪華服裝的有錢人時,他們所想的卻是透過更努力工作的方式來累積財富,認為他們只要肯奮鬥和創新,終有一日也可以穿著到更豪華的衣服。

托克維爾並指出,除了消除掉一切舊世界的貴族影響外,美國平常百姓也拒絕服從那些擁有較多財富、或擁有較多天資和智慧的人。托克維爾認為,儘管這些知識份子精英都是在美國社會裡正當脫穎而出的,但他們並無法享受與在歐洲一樣程度政治權力。平常的美國百姓享受極大的自主權力,並且拒絕服從精英知識份子的領導。這樣的民主文化促成了一種明顯而獨特的平等觀念,但如同托克維爾主張的,鞏固這種道德觀和精神的根基,也使得美國社會有著平凡庸俗的風氣。

言论

民主與社會主義除了平等這一詞以外,沒有任何相同的地方。但注意兩者間的差異:民主是為了自由而追求平等,社會主義則是為了壓迫和奴役而追求平等。
我會說當前世界上只剩下兩個偉大的國家—俄羅斯和美國;除了這兩個國家以外,其他所有國家似乎都已經面臨他們的極限,並且都只能試圖維持他們的力量,而他們的力量逐漸衰退的程度則是沒有底限的。
暴政可以在沒有信念的情況下進行統治,但自由則不能。
那些要求得到自由以外的任何東西的人,註定生而為奴。
所有希望摧毀民主國家的自由的人都該知道,發動戰爭是最快而又最可靠的手段。
美國之偉大不在於她比其他國家更為聰明,而在於她有更多能力修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民主最重要的原則不在於應該消除龐大的財富,而是在於財富不應該聚集於同一個人手上。因此民主制度裡會出現擁有龐大財富的有錢人,但他們本身無法構成一個社會階級。
如果想要獲得新聞自由所帶來的大量優點,我們也必須忍受它所創造出的各種邪惡……
在一個擁有集會自由的國家,秘密結社是不會出現的。美國擁有許多不同的團體派系,但卻沒有陰謀集團存在。
外交不需要民主特質,它需要的是民主之外的東西。民主國家傾向於服從衝動而非謹慎,為滿足一時衝動而放棄長遠大計。法國大革命後,美國國內即表現了這種傾向;全賴華盛頓堅毅不屈的性格與他享有的威望,才阻止了國人群情激憤的冒失衝動,避免對英宣戰(因為當時美國無力挑釁,需要和平)。
生活在平等时代的人,都是好奇心多而悠闲心少。他们的生活务实、复杂、紧张和活跃,以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进行思维活动。民主时代的人都喜爱一般观念,因为这样的时代使他们不必操心去研究个别的事物。我甚至可以这样说:民主时代可以用小小的容器收藏大量的东西,在短短的时间里得到巨大的收获。因此,这个时代的人做了一次粗心而简短的考察之后,便会认为发现了某些事物之间的共同关系,不再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些事物,也不详细考察这些纷纭的事物在哪些方面相似或有别,而是匆匆忙忙把它们归类,随后便不去作深入考察。


著作

Du système pénitentaire aux États-Unis et de son application en France (1833年)—《論美國的形事制度及其對法國的應用》,與古斯塔夫·德·博蒙合著

De la démocratie en Amerique (1835年/1840年)—《民主在美國》,原本分為兩卷出版,第一卷在1835年,第二卷在1840年

L’Ancien Régime et la Révolution (1856年)—《舊制度與大革命》,托克維爾第二知名的著作

÷÷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对个人权利的尊重和保障,是促进公民社会的重要根基。

÷÷在有些人的理解中,贵族是和平凡庸俗对立的。


Quotes

以执着的努力突破想象边界

“There must be a beginning”
— There must be a beginning to every great matter. But the continuing unto the end until it be thoroughly finished yields the true glory.

Sir Francis Drake (via makewithmoto)

ONE is all, Hanhan


Rayford and Marc

FROM: ONE is all, Hanhan

http://www.obugs.net/2013/02/blog-post_22.html

来福和马哥

熊德启

我们遇见的人们,有很多种类。
有的人,见过一次,就不想再见。
有的人,第一次见面,却觉得有太多的事情没有一起做过。
有的人,认识很久,还像刚认识一样客气。
有的人,多年不见,不会想念。
有的人,哪怕是很久没见了,再见面,却还像是昨天才在一起吃饭一般。
有的人,离别时伤感,却不再联系了。
有的人,离别后才伤感。
有的人,害怕相见,也害怕分别。
更多的人,我们不在乎是否会再见,不在乎是否离别,根本就不在乎。
前几天,和来福见了一面。
我第一次看见来福的时候没想到他有一个这样老土的名字,当然,我和其他的中国人也没有告诉他这在中国指的是一条狗,算是善意的保护吧。
来福和一个苏州人住在一个宿舍,他住过来原本是想练习他蹩脚的中文,然而中国人总是不愿意给人实惠的,所以我们蹩脚的英语在有效的提高着,来福的听起来像中文的语言却只能越发的蹩脚,在摔倒的边缘。
我和来福算起来有几年没见了,某年他去川大学中文,并且在成都经历了地震。次年他回到学校,我去了伦敦。
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们大概并不在乎彼此的生活。
我们聊了一下酒,聊了一下成都,聊了一下伦敦。
我问他,你毕业了打算做什么。
他说,我再要一杯酒,再给你讲这个故事。
我当时想,这一定是个精彩的故事。
果然很精彩,他一个朋友继承了父亲的一艘船,他们要环球航行。
不过他讲这个事情一共花了不到一分钟。
精彩的故事,并不一定要很长,虽然人们常常认为这些故事都是史诗一般宏大的。
我问他,那你这四年学的中文呢。
他说,我已经用过了啊,我在中国旅行的时候。
他又补充道,再说,航行到中国的时候,应该用的上。
之后呢?
之后再说。
环游世界大概是每个男孩和男人心里最向往的一件事情,我很羡慕。
我想我羡慕的,不只是他要去环游世界了,而是他的自由,美国人身上特有的那种自由。
他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伦敦。
我 说,在这个学校,在中国,每个人都做着一样的事情,追求一样的所谓的理想,若是我不同,便会有太大的压力。而在伦敦,没有人在乎你是否成功,没有人在乎你 是否在追求着谁认为你该追求的那些,在那里,任何人的与众不同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不张扬,在伦敦,我觉得我是有可能自由的。

他说,我不懂。
我说,你当然不懂,你就要去环游世界了,你干嘛要懂。
来福就要去环游世界了啊,他为什么要来懂这些事情。
是啊,来福就他妈的要去环游世界了,他干嘛要懂!?
是啊,来福就他妈的要去环游世界了,他干嘛要懂!?
是啊,来福就他妈的要去环游世界了,他干嘛要懂!?
是啊,来福就他妈的要去环游世界了,他干嘛要懂!?
数年过去,我和来福断了联系,我也并不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去环游世界了。
我在凤凰的时候,在青旅里认识了马哥,我不知道他的全名,只是叫他马哥。
他原本是公务员,但因为没有假期,辞职后在一个小大学教摄影,为了能在假期出游。
他从江苏徐州,骑着瞒着家里买的摩托车到了凤凰,然后要经贵州去云南,顺着滇藏线进藏到拉萨,然后从青藏线下来,经西安回江苏。
我到青旅的时候,他也刚到,就在大厅和他聊天。
他一身风尘扑扑的样子,老板问他,你这一路有不少艳遇吧,现在小姑娘不都喜欢你这样的么。
马哥笑了起来,说,我这样的人?
他脱下衬衣,随手一抖,满室灰尘,然后转过身给我们看了看被太阳晒掉了不知道多少层皮的后颈,然后吃了一口西瓜。
他问老板,你也是女人,你愿意跟我回七人一间的青旅么?
老板知趣的笑了笑,也拿了一块西瓜吃起来,不再说话了。
天黑了,马哥小心的把自己的摩托推到了青旅的院子里,像爱护女人一般擦拭着。
大概这就是马哥的艳遇吧。
午夜,睡不着,见马哥还在大堂看电视,便说一起出去走走。
我们沿着沱江走了很远,聊着漫无边际的话题。
回来的路上,在一个桥洞下,我们看见一个男人一个人弹吉他。于是坐下来听。
男人靠着墙坐在桥洞中间,面前点着几根蜡烛,声影交错,红烛不灭,歌声不息,红烛燃尽,歌声依旧。
男人不说话,像个精灵一般,在那半个多小时里我几乎觉得自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在某个黑暗但美丽的空间里,回响着这个精灵的声音和琴声。
后来回想起来,只记得他唱了水木年华的轻舞飞扬和许巍的一江水,尤其是轻舞飞扬的前奏SOLO,他扫着和弦轻轻的用假声哼唱,让那个安静的夜晚变得非常的不真实。
后来我和马哥走了,走到不远的地方,他说,太美了,我说,嗯。
回到青旅,我问马哥,你干嘛?他说,我去上厕所。
次日起床,马哥已经走了。
我们最后的对话竟然是,你干嘛?我去上厕所。
于是我想起来骆以军的那段话:某些人物,他们不自觉的标记着你生命某一段最珍貴的隐秘经验。他们星散四处,你不以为意,像存放在不同张早已停用之存折里那些永不会去提取的零头。

对,还有一种”有的人”,就是这样的人。

熊德启,电视台导演

Remember Aaron Swartz


我们失去了一位勇士,一位伟人,
http://www.rememberaaronsw.com/memories/We-have-lost-a-fighter.html
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在葬礼上发表悼词

Sir Tim Berners-Lee, inventor of world wide web
在twitter上说:
"Aaron dead. World wanderers, we have lost a wise elder. Hackers for right, we are one down. Parents all, we have lost a child. Let us weep."

Aaron死了。
我们失去了一位智慧的长者,这个世界陷入迷茫。
向往正义的创造者们,我们一起陷落了。
所有父母亲啊,我们都失去了一位孩子。
让我们哀哭吧。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Aaron.


Anonymous:“你曾是我们中最棒的一个;愿你能够激发我们的无限潜能。”


Lawrence Lessig,是Aaron的好友,近几年Aaron做研究的直接职务领导。
劳伦斯•莱斯格
哈佛大学爱德蒙·萨夫拉基金会伦理学中心主管,哈佛法学教授,
在”当检察官成为霸凌”的博客中写道:”那个人(斯沃茨)在今日离开人世,而将他逼上绝路的行为在一个体面社会中只能称作是霸凌。我懂得什么是错误。我懂得什么是罪罚相称。如果你不懂这两者,那么你不配拥有美国政府授予你的权力”
http://goo.gl/wU0nj

http://lessig.tumblr.com/post/40347463044/prosecutor-as-bully

http://goo.gl/372zv

Lawrence Lessig, Harvard law professor and ex-mentor

blogs: “Here is where we need a better sense of justice, and shame. For the outrageousness in this story is not just Aaron. It is also the absurdity of the prosecutor’s behaviour.

From the beginning, the government worked as hard as it could to characterise what Aaron did in the most extreme and absurd way. The “property” Aaron had “stolen,” we were told, was worth “millions of dollars”- with the hint, and then the suggestion, that his aim must have been to profit from his crime.

这是正义的耻辱,荒谬。



洛杉矶时报引家人话,说,死于政府滥用权力,恐吓,
http://goo.gl/qcCdx

葬礼上,Aaron的女友哽咽着说,他渴望社会得到改变,远胜于他对金钱和名誉的诉求。

亚伦的死亡不单是个人的悲剧,它是司法系统中充斥着恐吓和过分检控的产物。
马萨诸塞州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官员所作出的决定导致他的死亡。


Here’s the full statement, which was also published on a site the family created to memorialize Aaron, rememberaaronsw.com:

Our beloved brother, son, friend, and partner Aaron Swartz hanged himself on Friday in his Brooklyn apartment. We are in shock, and have not yet come to terms with his passing.

Aaron’s insatiable curiosity, creativity, and brilliance; his reflexive empathy and capacity for selfless, boundless love; his refusal to accept injustice as inevitable—these gifts made the world, and our lives, far brighter. We’re grateful for our time with him, to those who loved him and stood with him, and to all of those who continue his work for a better world.

Aaron’s commitment to social justice was profound, and defined his life. He was instrumental to the defeat of an Internet censorship bill; he fought for a more democratic, open, and accountable political system; and he helped to create, build, and preserve a dizzying range of scholarly projects that extended the scope and accessibility of human knowledge. He used his prodigious skills as a programmer and technologist not to enrich himself but to make the Internet and the world a fairer, better place. His deeply humane writing touched minds and hearts across generations and continents. He earned the friendship of thousands and the respect and support of millions more.

Aaron’s death is not simply a personal tragedy. It is the product of a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rife with intimidation and prosecutorial overreach. Decisions made by officials in the Massachusetts U.S. Attorney’s office and at MIT contributed to his death. The US Attorney’s office pursued an exceptionally harsh array of charges, carrying potentially over 30 years in prison, to punish an alleged crime that had no victims. Meanwhile, unlike JSTOR, MIT refused to stand up for Aaron and its own community’s most cherished principles.

Today, we grieve for the extraordinary and irreplaceable man that we have lost.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statement-family-aaron-swartz-2013-1


斯沃茨的家人和合作伙伴创建的纪念网站上,他们发表声明说,”作为一个程序员和技术人员,他不是用惊人的技巧使自己富足,而是使网际网路和世界成为一个更公平,更美好的地方。”

作家科利•多克托罗写道:”亚伦的政治观点、技术及对人和对议题的理解能力是无与伦比的结合。我认为他已经彻底改变了美国的政治。



看看那些让狭义的同行们感激的贡献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

http://en.wikipedia.org/wiki/RSS

http://webpy.org/

http://openlibrary.org/

https://github.com/reddit/reddit/wiki

http://web.resource.org/rss/1.0/

http://web.resource.org/rss/1.0/modules/dc/

http://act.watchdog.net/

http://www.aaronsw.com


陆续的文章:

http://boingboing.net/2013/01/12/rip-aaron-swartz.html

http://business.time.com/2013/01/13/tech-prodigy-and-internet-activist-aaron-swartz-commits-suicide/

http://www.quinnnorton.com/said/?p=644

https://www.eff.org/deeplinks/2013/01/farewell-aaron-swartz

http://www.rememberaaronsw.com/
http://www.rememberaaronsw.com/about/

http://boingboing.net/tag/aaronsw

http://www.bunniestudios.com/blog/?p=2860

http://gothamist.com/2013/01/20/at_memorial_aaron_swartzs_friends_d.php#photo-1

http://www.businessweek.com/articles/2013-01-13/why-we-should-remember-aaron-swartz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blackberry/p.html?id=2480044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huff-wires/20130119/us-swartz-memorial/

http://cityroom.blogs.nytimes.com/2013/01/19/at-a-memorial-love-for-an-internet-activist-and-anger-over-his-death/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2013/jan/13/aaron-swartz-government-abuses-gilmor

http://learning.blogs.nytimes.com/2013/01/18/common-core-practice-aaron-swartz-endangered-species-and-chess-in-harlem/

http://nymag.com/daily/intelligencer/2013/01/anger-at-prosecutors-at-aaron-swartz-memorial.html

Packages cannot be authenticated

WARNING: The following packages cannot be authenticated!
sudo apt-get install  gstreamer1.0-pulseaudio
Reading package lists… DoneBuilding dependency tree     
Reading state information… DoneThe following packages were automatically installed and are no longer required:  libdirac-encoder0 libopencore-amrnb0 libopencore-amrwb0 libsvga1 libvo-aacenc0 libvo-amrwbenc0Use ‘apt-get autoremove’ to remove them.The following NEW packages will be installed:  gstreamer1.0-pulseaudio0 upgraded, 1 newly installed, 0 to remove and 1 not upgraded.Need to get 57.6 kB of archives.After this operation, 220 kB of additional disk space will be used.WARNING: The following packages cannot be authenticated!  gstreamer1.0-pulseaudioInstall these packages without verification [y/N]?
To solve:
sudo apt-key update $ sudo apt-get update  
Related:
sudo apt-key list
sudo apt-key remove FBB75451
sudo apt-key list

Apple slows done?

有朋友分享网上一篇热文。这篇文章提供了很好的思考的引子,但通篇硬伤挺多。

此文主题似乎是利用关键热词,吸引眼球,特别结语成为好多re tweet的标题”诺基亚的今天,或许就是苹果的明天",其中有些论据却缺乏论证力度。

现在不能和五年前的日子相比了,当时的水果机横空出世,确实是颠覆性的,但那时候基于Linux系统的移动终端和嵌入式系统无法很好的解决电源管理、性能不好等问题小型的系统库也不完善,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像Android中的Dalvik虚拟机这样的概念层来促进安全和应用生态,包管理和窗口管理器等都有待改进,但是已经日趋完善,已经有3个移动设备Linux联盟在运营商、终端厂商、应用软件提供者等周边合纵活动,Montavista等方案,Sharp,Motorola和Samsung等先行者都已试水。类似Android的东东的推出只是时日问题,恰好此时iPhone先行了一步。

提到的几大原因分析并不很到位。

目前说苹果的创新不足,比起之前的轰动效应确实明显,但是新发布产品上的功能都被各Android厂商的产品发布过了,各Android设备的创新实在太多而且领先,人们才有这样的感觉。依靠苹果积累的现金流和人才,加上iCloud,App Store,iTunes等完善的基础设施,统一的软硬件平台,已经庞大的开发者社群,应该还会有不断的创新推出。

三星的上升导致的对苹果的配件供应变化是个重要的原因,三星自有的全产业链对于整个集团的整合供应很利好。

苹果自有系统的封闭iOS虽然保证了不同设备的软件兼容性,也使得生态系统上有阻碍。

Android虽然有众多非授权的定制,或者山寨,毕竟是开放的,所有厂商或多或少都会帮其做了非常重要的测试、验证问题甚至间接commit fix。日趋分化的Android系统在4.0后已经趋于一统,类Unix分化带来的负面趋势可以避免。

这也给予了Android开发者足够信心。苹果生态中App数量和用户被Android迅速甩下,即使其不断标榜的App Store收费软件多、开发者赢利多的说法,也抵不过迅猛的Android App的增长,开发者难以抵挡的心动,或许思考卖软件赢利并非唯一的途径。

说忽略中国市场的说法站不住脚,其零售店的数量,并不能代表真实的渠道,在别的地区零售店多,但是在天朝,数不清的授权店、分销渠道远远贡献了大头,否则也不会贡献1/5营收。而似乎很有力量的说忽视了全球移动用户数量最多的中国移动,是因为移动的3G是天朝特色的TD SCDMA,虽然新的Qualcomm芯片可以支持(iPhone4中的芯片即有Modem方面的支持),但是需要铺上特殊的努力,而这TD系统面临不确定性,移动正在猛力奔向LTE新世界。

谈到Cook的眼光,现在很难定论,在Jobs的光环下很难得到高分。而且股东们的赢利压力也对决策施加很多影响。

至于保密制度,实在难以拿来作为论据。盛名之下,自然关注度高,就像桌面系统上OS的漏洞威胁一样,市占率高的自然成为目标。

不管是否金融形势如何走向,Apple的神话已经不再能继续,继续滑落的性价比,生态系统和用户印象,面临众多的终端创新来说,都回天乏力。

再加上Windows8的强势推出,有着和iOS/MacOSX与Android类似的生态系统,而且有桌面OS与用户习惯的优势。所以近期股价大跌,都是必然的。

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似乎点睛的”诺基亚的今天或许就是苹果的明天”,文章只字不提诺基亚如何变成现在的问题所在(除了这里面的创新不足外,其余问题对诺基亚并不算严重),已经如何这些问题会导致苹果类似的影响。


附原文
祸不单行:六大原因致苹果寒冬提前到来
股价累计跌幅超20%iOS被疯狂吐槽、Galaxy S 超越iPhone 4S成为第三季度智能机畅销王、管理层大换血……没错,你看到的就是近两个月来苹果一系列的糟糕表现。
五年前,苹果在英国推出了iPhone,开创了全新的智能手机时代;两年前,苹果在美国发布了iPad,再一次改变了移动终端的格局。但随着移动终端领域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三星帝国的崛起,微软、谷歌的强势介入,曾经的科技巨头已经疲态尽显。虽然苹果的每一款新产品依然具有很强的号召力,但消费者的不满也与日俱增,苹果和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正在慢慢缩小。
为什么乔布斯离世仅仅1年,苹果就已经走在堕落的道路上?腾讯科技为您归纳了苹果业绩下滑的六大原因,看库克这一年是如何将苹果一步一步带下神坛。
1 创新不足:今年苹果推出的两款重磅产品:iPhone 5iPad Mini,尽管近期销量不错,但在业界看来,基本都是在老产品基础上进行的微调整,从外观到功能都大同小异,并不具备带领苹果长远发展的能力。尤其是iPad mini,既不像谷歌Nexus 7那样拥有很高的性价比,也不像三星GALAXY Tab 系列具备打电话功能,除了尺寸缩小外,几乎没有创新可言。
苹果认为iOS虽然是封闭的系统,但却是一个完善的体系,这个体系的任何环节都有他们的优势,所以它们这个体系是战无不胜的。但随着苹果创新能力的日渐低下,加之开放趋势已渐渐明朗,苹果的闭关锁国策略正在把自己一步步逼向绝路。
《纽约时报》撰文指出,苹果的iPhone 5iOS 6操作系统毫无创新可言,只是一味地扞卫自己的既得利益。《福布斯》杂志更是断言,苹果的光环正在逐渐褪去,变成了一家普通的科技公司。
2 供应链危机:日前,鸿海精密董事长郭台铭表示,受设计因素影响,苹果iPhone 5生产难度较大,鸿海目前仍然无法满足苹果的质量标准。郭台铭的这番话对苹果产生最明显的影响就是,苹果将无法拥有足够的手机来满足市场需求,苹果也就无法达到当前财季的iPhone销售量预期。
此外,还有分析称,苹果试图降低对三星的供应依赖,但却给自身带来不少麻烦。若三星、苹果的零组件供应关系破裂,那么苹果将面临严重的零件供应问题。相反,三星却在此过程中建立了自己的供应链结构,同时还降低了对苹果的重度依赖。
今天有消息称,三星已经将向苹果供应的手机处理器价格上调了20%。这意味着,苹果的供应链危机仍未得到解决。
3、中国市场的昏招:作为为苹果贡献了总营收五分之一的中国市场,苹果在中国的扩张速度显得有些缓慢。在中国市场,苹果的零售店只有8家(北京三家,上海三家,深圳一家,香港一家)。中国13亿人口,相当于每1.625亿人共用一家苹果零售店,而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拥有1270万人口,却同样有8家零售店。零售店每天人满为患、消费者为修iPhone排起的长龙……会进一步挑战中国消费者对苹果的忍耐力。
此外,在中国市场,苹果选择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作为合作运营商,却忽略了全球移动用户数量最多的中国移动。尽管存在网络制式等原因,但放弃中国移动,苹果失去的不仅是庞大的用户基础,而且丧失了更具消费能力的用户。

4、保守的领导者:乔布斯生前曾经表示:库克并不是一个会做产品的人。苹果一年多的表现已经证明,库克除了不会做产品,战略眼光也显得颇为短浅。毫无疑问,iPad mini依旧将会成为今年圣诞节的热卖电子设备。对于实现公司营收和利润最大化来说,推出iPad mini无疑是明智之举,而且由此带来的收益会相当可观。然而,苹果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展示出长远发展的战略眼光。走长远发展之路一直是苹果坚持不懈的追求,但库克这次却偏离了这一正确道路,而去追求更多的利润。
苹果宣布,他们将再次实现同类产品中更薄的目标,但却忽视了iPad mini应该经历的创新实验过程,而这些实验才是包括iPadiPhone在内的品牌产品成功的基石。
5、保密制度:苹果的保密制度向来在业界享有盛名。苹果研发什么样的新产品,新产品什么时候发布,有什么特性都被列为最高机密,不仅外界无人得知,即使在苹果内部,甚至高管层也是秘密。这是因为苹果的产品本就不多,只有保密工作做得好了,才能吊足媒体胃口,吸引大家眼球,保持产品热度。但也正是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事实上,苹果公司的保密制度在此次iPhone 5上市时已被破坏得一干二净,iPhone 5上市之前各种参数信息已泄露,几乎没有任何惊喜可言,各大科技博客早早就公布了外泄照片,主要参数也在外界猜测之间,苹果是否需要再实行这样的保密制度,已令人生疑。

6 欧债危机:当然,宏观经济不景气,也对苹果业绩下滑也有着直接影响。放眼整个欧洲,经济危机使用户更加理性消费,相比较苹果产品的高端价位而言,也许Android手机的性价比更能吸引用户。从数据反馈来看,Android手机不附带服务合同,售价不到200美元,相较价格昂贵的iPhone,欧洲的普通大众都负担得起。即使三星的高端Galaxy S II售价也比最便宜的iPhone低。从不差钱到伤不起,欧洲用户对于Android手机会更加青睐。
六大原因,也许并不全面,但却足以让苹果一步一步走下神坛,提前迎来冬季。
诺基亚的今天,或许就是苹果的明天。

shut up, hypocritical education


莫言:《虚伪的教育》

  不久前,由北京的几家报刊牵头,发起了一场对现行语文教育的声讨。说”声讨”似乎激烈了点,那就改成”讨论”吧。这场讨论,激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可以说是义愤填膺的文章纷纷见诸报端,而且,据说这些文章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

  我是一个没有受过完整的学校教育的人。”文化大革命”时,因为家庭出身中农,也由于我敢于跟那些当了红卫兵头子的老师对抗,所以,小学还没毕业就被赶出了校门。后来到了部队,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后,才考进一所部队艺术院校学习。我没有进过一天中学课堂,对现在的中学语文教育,基本上不了解。我有一个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她经常来问我一些语文方面的问题。她可能以为当了作家的父亲解答几个中学语文方面的问题不成问题,但面对着她的问题,我从来没给过她一个肯定的回答。我总是含含糊糊地谈谈我的看法,然后要她去问老师并且一定要以老师的说法为准。我的不自信是因为我没按部就班地念中学,骨子里深藏着自卑。但读了那些受过完整教育、甚至正在教语文的人写的文章,才知道他们的境遇与我差不多,心里多多少少地得了一点安慰。

  认真地读了那些讨论文章,又粗粗地翻看了女儿的语文课本,我感到,我们现在的语文教育,从教材的选定到教学的目的,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自满自足的体系,要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有的文章,对我们几十年基本不变的教材提出批评,其实,教材仅仅是教育目的的产物,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教育目的,就有什么样的教材。"文化大革命"前,我们的教育目的是要培养"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文化大革命"后,随着政治形式的变化和发展,换了一些提法,但骨子里还是老一套。而教育目的,不是几个编审教材的书生能够决定的。我看到了那个编教材的人吞吞吐吐地发言,知道他们有难言之隐。正因为国家的教育目的带有如此强烈的政治够"红",还不够"无产阶级",那就只学《 毛主席语录 》。我在小学学习五年,有两年就是把一本大开本的《 毛主席语录》当了语文教材。"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又把"文化大革命"前的教材当成了好东西,几乎全盘恢复。其实,"文化大革命色彩,所以也就只能编出这样的教材。就是这样的教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还给彻底地否定了,因为它还不"并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建国以来共产党所犯错误长期积累后的必然爆发。共产党"文革"前所犯的错误,在我们的语文教材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文革"后,共产党在不断地纠正"文革"前的错误,但我们的语文教材却没有跟着变化。于是也就出现了被许多人猛烈抨击的现象:在不提阶级斗争多少年后,我们的语文教材中还有那么多"革命"文章。文学界早就对统治了中国散文界几十年的那种类型化散文提出了强烈的批评,这些虚假成性的文章早就没人要读,但我们的教材还把它们当成光辉的范文,硬逼着老师升虚火,强抒”无产阶级”之情,硬逼着90年代的学生,去摹仿他们那种假大空的文体。也许,这些文章的作者,在写这些文章时,抒发的确是他们当时的真实感情,但这些人现在活着的也不写这样的文章了,他们批评起共产党的错误来,比我们这些所谓的”有问题”的作家还要刻薄,他们自己也未必承认,那些被选进了教材,教育了几代中国人的文章,就是他们最好的文章。他们未必不对当年自己在”左”的思想指导下的创作进行反思。他们现在的创作也是充满了”人情味”、充满了 “不健康的情调”的呀!这些最”革命”的作家早已变成了美丽的蝴蝶满世界飞翔着传播爱心,但我们还在强逼着孩子们学习他们那些咬牙切齿的文章。

  长期以来,在我们国家里,”人道主义”“人性”,都被打上了”资产阶级”或是”小资产阶级”的标签,进一步发展就是谈情色变,经常被引用的就是鲁迅那句话,”贾府的焦大不会爱上林妹妹”,其实鲁迅也不是焦大,他也不敢肯定地说焦大不会爱上林妹妹。共产党进城以后,多少”焦大”改造了家庭,娶了成千上万的”林妹妹”做老婆。但人们不敢面对现实,尤其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鲁迅先生通过阿Q揭示了部分 “国民性”,鲁迅先生还用他那些匕首般的杂文,揭示了中国人的虚伪。这是更为普遍的”国民性”。因为虚伪,我们口是心非;因为虚伪,我们亦人亦鬼;因为虚伪,我们明明爱美人,却把美人说成是洪水猛兽。更为可怕的是,长期的虚伪,形成了习惯,使我们把虚伪当成了诚实。我们明明满口谎言,却并不因为说谎而产生一点羞赧之心。这就来了,明明我的儿女公费留学后全都不回来了,我还是理直气壮地批评那些不回来的留学生;明明我的儿女在国外过着好日子,我却义正辞严地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性。明明我们知道教材里许多文章是假话空话,连文章的作者自己也不相信,但我们还是逼着孩子们当成真理来学习。明明我们每个人都有那种”病态”的”资产阶级”感情,但我们却硬要消灭学生头脑中的这种感情。我们教材中的有些文章作者明明是表达了自己的”资产阶级”感情,我们却硬要给人家进行”无产阶级”的解释。

  问题还是回到我们的教育目的上来吧,我们的语文教育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要学生能够用独具特色的语言来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允许摹仿着教材上的光辉样板抒发”无产阶级”感情);我们要培养的是思想”健康”的接班人,并不需要感情细腻的”小资产阶级”;我们恨不得让后代都像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乖孩子,决不希望培养出在思想上敢于标新立异的”异类”。国家鼓励人们在自然科学领域标新立异、发明创造,但似乎并不鼓励人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标新立异,更不希望你发明创造。尽管国家有宗教政策,允许人们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而相信基督教、伊斯兰教或是佛教,但在我们的学校里则决不允许有任何非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存在。由此决定了我们的教材必然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由此决定了我们要通过语文教育达到政治教育的目的。于是,语文就变成了政治的工具;于是,我们的孩子们的作文,也就必然地成为鹦鹉学舌,千篇一律,抒发着同样的”感情”,编造着同样的故事。我读过我女儿的从小学到高中的应试作文,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倒是她遵照她的中学老师的嘱咐写的那些对她的考试毫无用处的随笔和日记,才多少显示出了一些文学的才华与作为一个青春少女的真实感情。可见孩子们也知道,写给党和国家看的文章,必须说假话,抒假情,否则你就别想上大学。如果我们的这种教育方法真能把我们的后代培养成除了相信马克思主义之外什么都不相信的”红色接班人”,那就这样搞下去吧!但事实恰恰相反,孩子们在上学期间就看出了教育的虚伪,就被训练出了不说”人话”的本领,更不必说离开学校进入复杂的社会之后。

  细一想,我们的孩子用两种笔调写文章的现象,在某种意义上是继承了传统。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那些学子们,用一种笔调写应试的八股文,用另一种笔调填词赋诗写小说。做八股文是正业,关系到个人前程;填词赋诗写小说是副业,是野狐禅。《儒林外史》中鲁编修家的小姐,发现自己的新婚夫婿只会写诗根本不会写八股文,气得当场昏厥,可见不会写八股文连漂亮的小姐也不爱。那时的文人,在文学方面有所成就的,大概有两种情况:一是屡试不第,绝了科举的望,于是就通过文学的方式来抒发心中的愤懑,譬如蒲松龄。二是科场得意后,但官场上不得意,被贬到天涯海角,但饭还能吃饱,闲来无事,就写诗填词,发泄感情,打发岁月,如苏轼等人。当然流芳百世的是他们的诗词小说,而不是让他们金榜题了名的八股文章。当然,考中了举人进士的人成千上万,但大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湮灭了名字,蒲松龄的名字却永垂不朽。我们的孩子,一旦考上大学之后,大概再也不会用那种笔调写那种应试文章,就像用一块砖头敲门,门敲开了,砖头肯定要扔掉。90年代的语文教育,实在不应该为了帮学生雕琢一块砖头费这样大的力气。

  这就让人想起了高考。

  即便有朝一日高考与中考进行了革命性的改革,语文教材也编订得让人满意,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就必然地提高了文学素养、并由此进而提高了人的素质了呢?我想也未必。这未必的原因就是虽然我们有了好的教材、有了好的考试方法,但我们未必有那么多好的、起码是合格的语文老师。好的老师,能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让学生学到许多课本上没有的东西。好的老师哪里来?当然主要是通过师范学校的培养。城市的情况我不甚了解,仅就我所接触的农村而言,其实真正优秀的学生是不报师范的。即便是师范毕业的优秀学生,也并不一定去当老师。必须承认在我们的社会中,最上等的职业还是当官,当官的工资尽管不比教师高,但人们都知道,大多数当官的并不靠工资吃饭。他们合法地享受着最好的东西,他们即便不贪污不受贿也可以活得比老百姓好得多。无论什么人下了岗,当官的也不会下岗。常常听说某地拖欠教师的工资,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地方拖欠了书记或是县长的工资。一个中学教师被任命为哪怕是穷乡的乡长,都要摆酒宴庆贺;但如果让一个乡长去当中学教师,他很可能要上吊。当然,真正优秀的人也未必当得上官。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就很难保证教师队伍的质量。有了好的教材,没有好的老师,恐怕也无济于事。所以,我想我们的语文教育改革,实际上牵扯到方方面面。什么时候当官的都想当教师了,别说语文教育中存在的这点问题,再大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我认为,语文水平的提高,大量阅读非常重要。在目前教育经费普遍不足的情况下,让学校拿出大量的钱来购买图书很不现实,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文革”前那样,把语文教材分成《 汉语 》和《 文学 》两本教材呢?我幼时失学在家,反复阅读家兄用过的《 文学》课本,感到受益很大。我最初的文学兴趣和文学素养,就是那几本《文学》课本培养起来的。另外,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让中学生掌握那么多语法和逻辑之类的知识,这些知识完全可以放到大学中文系里学。我感到,一个人如果不能在青少年时期获得一种对语言的感觉,只怕一辈子都很难写出漂亮的文章。至于语法逻辑之类,八十岁也可以学得会,而且很可能因为有了多年的使用语言的实践,学起来会事半功倍。让孩子们像拌黄瓜菜一样去学那些枯燥的逻辑、语法,毫无疑问是一桩苦差事,我们完全可以把语文课教学搞得妙趣盎然。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用不到自己的母语的语法,一个基本上不懂语法的人,完全可以正确地使用母语说话和写作。既然我们提倡学以致用,何必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学那些对大多数人无用的东西呢?如果我们的中学语文教育能进行这样的改革,我们的大学中文系就多了一条存在的理由。大学中文系培养的就是精通汉语语法和逻辑的专门家,他们研究汉语的发展与历史,他们毕业后可以教中国人学汉语,也可以教外国人学汉语。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篇文章,小学生在学,中学生也学,大学生也在学。我想,如果把语文比喻成一台钢琴,那么,的确需要一些人学设计、学修理,而绝大多数的人,只要学会演奏就行了。肖邦未必能修理钢琴,沈从文未必能写出一本语法方面的书,而写了很多语法书的吕叔湘,好像也没能写出一部很好的小说。

adb no such file

Common adb errors and solutions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path/to/android-sdk-linux/platform-tools/adb: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Solution:
$ sudo apt-get install ia32-libs

Links:
https://bugs.launchpad.net/ubuntu/+source/ia32-libs/+bug/852101
http://askubuntu.com/questions/73491/no-such-file-or-directory-for-existing-executable
http://kenno.wordpress.com/2011/10/27/ubuntu-11-10-32-bit-applications-do-not-run-64-bit/



insufficient permissions for device


$ adb shell df
error: insufficient permissions for device

$ sudo adb kill-server
[sudo] password for aaron:

$ adb shell df
* daemon not running. starting it now on port 5037 *
* daemon started successfully *
Filesystem Size Used Free Blksize
/dev 338.7M 64.0K 338.7M 4096
/mnt/asec 338.7M 0.0K 338.7M 4096
/mnt/obb 338.7M 0.0K 338.7M 4096
/system 1007.9M 550.9M 457.0M 4096
/data 4.0G 172.8M 3.8G 4096
/cache 246.1M 4.1M 241.9M 4096
/mnt/sdcard 21.2G 912.8M 20.3G 32768
/mnt/secure/asec: Permission denied


"adb start-server " is automatically run.

$ adb kill-server ;  sudo adb start-server ; adb devices
When to use “sudo” for adb? never needed?

1
  adb kill-server ;  sudo adb start-server ; adb shell df

2
 adb kill-server ;  adb start-server ; adb shell df

3
 adb kill-server ;  sudo adb shell df

Result 1 equals 3

2 will give
 error: insufficient permissions for device

Linux proxy



== proxy for apt ==

edit
/etc/apt/apt.conf

or
$ sudo vi /etc/apt/apt.conf.d/60proxy
Acquire::http::Proxy “http://x.x.x.x:port”;

Don’t miss the trailing “;”.

The proxy can be in pac form:
"http://x.x.x.x:port/accelerated.pac"

URL: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xy_auto-config

== proxy for wget ==
wget -e http_proxy=http://x.x.x.x:port -c -m -np -k URL 
 

case insensitive tab-completion or wild expansion

To let wildcard expansion case insensitive, enable this in bashrc

shopt -s nocaseglob

To let tab-completion case insensitive, you can bind the completion-ignore-case option for bash:

bind `echo set completion-ignore-case on`

This will be effective immediately.


Or add this in inputrc for readline;

$ echo ‘set completion-ignore-case On’ » ~/.inputrc

Include the system inputrc file:
include /etc/inputrc


To show all binds:
bind -p



To let bash recognizes spelling mistakes, add this in ~/.bashrc:

shopt -s cdspell


For tcsh / zsh users:

set complete enhance


Reference:
http://www.caliban.org/bash/index.shtml#completion
https://wiki.ubuntu.com/Spec/EnhancedBash

Flash CyanogenMod v10


Find your device image here:

Here is for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 etc.

If you see boot-device_code.img for your prototype, also download it to use for the boot.img.
Push the image zip file to your phone storage.

Your device should be unlockable and unlocked, check here for Sony Ericsson Arc, etc

At least you should get fastboot and android driver to your PC.
If you work on a Linux system, it’s OK to just get a Linux version fastboot.


Steps:
Power on your device, while press the unlock button.
Some unlock button according to different devices.
·         Menu button (for Xperia™ arc, Xperia™ arc S, Xperia™ neo, Xperia™ neo V, Xperia™ pro).
·         Search button (for Xperia™ PLAY).
·         Volume up button (for Xperia™ mini, Xperia™ mini pro, Xperia™ ray, Xperia™ active, Live with Walkman™, Xperia™ S).

Check if fastboot can work on the device, version 0.3 means you can continue.
fastboot -i 0x0fce getvar version
version: 0.3
finished. total time: 0.000s

Then flash the boot image.
fastboot flash boot boot.img
sending ‘boot’ (5290 KB)…
(bootloader) USB download speed was 9707kB/s
OKAY [  0.562s]
writing ‘boot’…
(bootloader) Download buffer format: boot IMG
(bootloader) Flash of partition ‘boot’ requested
(bootloader) S1 partID 0x0000000C, block 0x00000280-0x00000BeC
(bootloader) Erase operation complete, 0 bad blocks encountered
(bootloader) Flashing…
(bootloader) Flash operation complete
OKAY [  1.109s]
finished. total time: 1.672s

Reboot your device, press volume done button many times during booting. (* indeed, once is OK just after the front keypad is lighten.)

Using the menu with volume up/down and back to navigate, and Home (on some devices it is Power) button to select, wipe your user data, wipe your cache, and then install update zip file. Wait for the update is finished, then back to upper menu and select to restart the device.

Now you have Jelly Bean, which is now Android 4.1.1.

across the wall



 鲜花和墙
摄影:方加玮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来源:《槽边往事》 

You are my eye


There is also another popular version by a little girl.

Attitude matters


Here I would like to share some notes that I learned from a candidate several days before.

She graduated from Beijing Institute of Clothing Technology with bachelor degree on automation.

In less than 4 years of working on testing she had deep understanding about testing and about Android system in a short time.

She had formed the habit of thinking about daily work, and accumulated many testing skills. She can also summarize and share them among team to help co-workers.

She was keen in learning new things, in different functionality areas. She was really familiar with many features.

She also mentioned deep knowledge with SW and HW watchdog, learned from notes by developers in issue system.
She can do basic analysis on force close, ANR, and can analyze logs.
She was used to track issue root cause, and can do many exploratory testing.

On how to find more issues, she would test stability in the early stage, test basic functions when most features were delivered, and at the later stage, she would surf online user forums, fans website, to track what users kept complaining about.

She commands the best English among candidates we ever met.

Although lacking of experience on risk analysis, we think her as potential on that.

Although it’s hard to judge her future performance, she really impressed us all very much during an extra-long session of face to face interviewing.

As for why she can be better than other candidates, we all agree that attitude matters.